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风水异闻录 > 第六十七章 真假墓葬,洞中凶险

第六十七章 真假墓葬,洞中凶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五大三粗的十岁孩童,指着杨莹的儿童套餐,拽着老者的胳膊喊道:“爷爷,我要吃和她一样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好,爷爷给你买双份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宠溺的揉了揉小孩的脑袋,起身走向柜台。
  
      我们三人并排坐在沙发上,除了杨莹吃得不亦乐乎以外,我和慕容长青都是一口也吃不下去。
  
      慕容长青偷瞥了我一眼,用神魂传音道:“趁着他去点餐,要不然我们偷偷离开?”
  
  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传音回道:“咱们走不掉,你仔细看这孩子身后背着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别人或许看不懂,但我一眼就辨认出,孩童后背扛着通体乌黑的铁棍,是经过改造带有机关的洛阳铲。
  
      最外头一层铜管,里头四层铜包铁,一管子插下去能破土石,入地下五六米取土样。
  
      铜管至少有一百多斤,这孩子走路却不摇不晃,就连坐椅子都没发出半点动静,已经是举重若轻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道行高深的土夫子,都是嗅一嗅铲子里的土,就能判断地底下有什么东西。
  
      在孩童的胸口,绣着一个繁体的“墨”字,应该是墨门的弟子。
  
      墨门一来精通机关,二来几乎个个都是功夫高手。
  
      如果我和慕容长青贸然逃跑,单不说能不能打得过这孩子,就算冲出门去,也会被他给抓回来。
  
      慕容长青急问:“万一你被认出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吃完东西,赶快走,尽量不要让他们发现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端着餐盘上桌,孩童狼吞虎咽,他则不紧不慢的吃着。
  
      目光扫过我和慕容长青时,老者面露异色,“两位面向不凡,我却看不出命运走向,难不成也是修道之人?”
  
      慕容长青刚要开口,我便扣住她的柔荑,轻捏了捏示意她缄口。
  
      我嘴里含着食物,含糊不清道:“修道没有,我和我老婆都世代信佛,从小就供奉佛像。”
  
      无论信佛还是信道,长而久之后,都会逐渐改变面向,但愿这个理由,能将老者给搪塞过去……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两位以后,必定是个大富大贵之人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呵呵一笑,继续埋头吃饭……
  
      约莫十分钟过去,我拉着杨莹匆匆起身,便要朝着门外走。
  
      “小伙子,等我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老者竟也带着孩子追上来,我不由皱眉问:“您还有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小伙子,我和孙儿初来乍到,想要去一趟后山的西陵王博物馆,如果顺路,你能不能带着我们走一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抱歉,我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还没等我说完,杨莹就笑吟吟的道:“正好,我们也刚想过去,咱们搭个伴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小姑娘。”
  
      我和慕容长青对视一眼,皆是无奈摇了摇头,只能跟着老者一起前往西陵王博物馆。
  
      万幸的是,老人似乎并没有认出我。且这会儿采集证据的年轻人,都已经走了。
  
      行走中途,我试探问道:“枣庄向来封闭,您不是本地人,怎么想着跑这么远,来山沟里旅游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倒也一点都不避讳,直截了当的道:“是上面派我下来考察的,说是这里有西陵王的墓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考察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多了我可不能告诉你,这是公司机密。”
  
      看样子,老者是个挺好说话的人,而且他接到的任务,只是查探西陵王博物馆,应该和我没什么关系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,杨莹都好奇的东张西望着,叽叽喳喳着说个不停,仿佛是真正的游客,为我和慕容长青洗脱了不少嫌疑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走到博物馆入口时,我发现入口有两枚偌大的柱子,里头巨大的洞口,像是张开嘴的老饕。
  
      门牌上有介绍说,博物馆是以西陵王开采出的墓穴作为基底,保护性的没有开发,做成博物馆。
  
      因此,这座博物馆是蜿蜒向着地下,除了入口的一截,剩下全部在山腹之中。
  
      由于环境过于阴森,里头并没有多少人进出。
  
      杨莹兴冲冲的向我们介绍说道:“这里就是西陵王的墓穴,传闻他长得又高又帅,因为是从枣庄走出去的,所以才被称为西陵王呢!”
  
      还好这西陵王出生的比较早,那时的枣庄还叫西陵。
  
      否则枣庄王这个名字,总感觉像是卖土特产的……
  
      我走入以后,观察潮湿的洞穴两侧,以及每隔几米便出现的充电灯,便看出了其中的端倪……
  
      看样子,我们这一趟白跑了。
  
      老者撇了一眼里头,冷哼一声不屑道:“不语,咱们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。”孩童擦了一把鼻涕,闷头跟在老者身后。
  
      见一老一少即要离开,还没等稍微松上一口气,杨莹就疑惑上前道:“老先生,您才刚来到门口,怎们就要回去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