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风水异闻录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风雪之夜,梦萦雪女

第一百二十七章 风雪之夜,梦萦雪女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我不由惊声道:“一百多斤!?”
  
      “一百斤白菜算少的,有人多的人家得囤好几百斤。”
  
      来到东北,陆鹤鸣的精气神都好上许多,“兄弟,你南国待太久,北边好多人和事,你且有的学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日渐西斜,金光覆在茫茫雪原上,灿金色光芒瑰丽迷人,白皑皑的针松与柏树披着金银顶,偶尔扑簌落下雪团,砸在我们脑袋上。
  
      陆鹤鸣紧了紧衣领,四下顾盼道:“兄弟,咱得找个歇脚的地方。这大冷的天在外头过夜,是要冻死人的。”
  
      白天就接近零下十度,晚上肯定还得冷。这里的冻死人,并不是一个形容词。
  
      临近北疆的区域,地形复杂气候严寒,随着白雪的覆盖压根看不见路,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原。
  
      除非是本地人,否则在大雪封山的境地,没人敢乱闯。
  
      陆鹤鸣忐忑的道:“今天咱该不会真的在雪地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别吵。”
  
      我默念清心咒决,将精气神提升到顶点,凝望白茫茫的地平线尽头,发现有烟火气自北方袅娜升空。
  
      “向着我指的方向,全速进发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二十分钟过后,我们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村落。
  
      天阴恹恹的泛青,有冰渣子噼里啪啦的砸下,还伴着零星的雪点。
  
      我们总算赶在太阳落山前,找到一家小饭馆。
  
      一家简陋平房门口玻璃上,贴着饭店两个字。
  
      打开玻璃门,里头挂着一层厚厚的隔热毯,再掀开一层,又推开一道玻璃门,才进到里头。
  
      老板娘是个和我差不多高的中年妇女,“大兄弟,想吃点啥?”
  
      “二斤散酒二斤饺子先上,一盆冻骨头,再来个乱炖,有啥好肉都搁里头。”
  
      我摆了摆手,“我不喝酒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不也没算你的份么。”
  
      酒菜上足,陆鹤鸣吃得满嘴流油,铁锅炖腾腾冒着热气,我浑身冒汗,驱散一路走来身上的寒气。
  
      外头朔风猎猎,冰渣子混着雪花砸在窗口,发出噼噼啪啪声响。
  
      屋子里炉火烧得正旺,在玻璃窗上形成一层蒸汽,老板娘正靠在炉火旁打盹。
  
      酒过三巡,陆鹤鸣双眼微醺,大着舌头说:“兄弟,你能在凤仙和麦门冬两个人手里抢回肉身,又混到今天这一步,我……我佩服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情势所迫,没什么值得你佩服的。”
  
      从不喝酒的我,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,呛得咳嗽直流眼泪,那股子辛辣劲之后的回甘格外深长。
  
      陆鹤鸣哈哈大笑着给我又倒了一杯,“兄弟,酒可不是像你这么喝的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他自己咂了一口,表情说不上是痛苦还是舒坦。
  
      我没有理会,又自顾的灌了一杯,擦拭嘴角酒渍,终于问出心中憋闷了许久的话。
  
      “从帝陵走出时,你说去躲灾,能不能告诉我,躲的是什么灾?”
  
      陆鹤鸣神色微僵,握着肘子的手最终放下,凝重声道:“原本这事不该跟你说的,可你已经偏离了天机,也不怕再偏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偏离天机!?
  
      这句话,我只从爷爷的口中听过,陆鹤鸣又是怎么知道的!?
  
      我打断道:“偏离天机的事,你是听谁说的?”
  
      陆鹤鸣不加掩饰的道:“我们府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的府君,是地府的阎王?”
  
      “阎王?兄弟,你这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陆鹤鸣侃侃而谈道:“神山万葬之后,地府界碎裂得一地鸡毛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的地府,就像是一片无主的荒地,谁有府君令牌,占据一方阴域,谁就能自称府君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了抢地盘,府君之间互相厮杀,阴差判官篡位当府君,这种事比比皆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跟着的那位府君,就是个实力不错的小丫头片子。她年龄不大,知道的可不少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