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风水异闻录 > 第八十八章 徘徊孤枉,缚地成灵

第八十八章 徘徊孤枉,缚地成灵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    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  
      秦澜从包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,塞进妇女的手里,格外乖巧的道:“阿姨,我们是来旅游的,来得太晚没找到住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您能不能通融一下,让我们暂住一晚?”
  
      妇女将钱揣进兜里,哽咽着声音说:“我女儿过世了,尸体就停在客厅。你们如果不介意,就暂住她的房间。”
  
  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回答说:“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客厅正中央的位置,用干草铺了厚厚一层,上头放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。
  
      想必,尸体的主人就是我在沙尘暴中遇到的女孩。
  
      还没等我开口发问,左手边卧室传来中年男人含糊不清的声音,“谁啊?”
  
      妇女下意识低下头,恭谨慎微的回答说:“游客来借宿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借什么宿,老子不是说过,不能让外人进来吗!”
  
      一个满面通红,迈着虚浮步子,手里还拎着个酒瓶的矮胖中年男人,骂骂咧咧的从房间走出。
  
      “都……都他妈滚出去!”
  
      妇女歉意的看了我们一眼,将兜里两百块钱塞进男人手里,小声说:“他们给钱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男人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,将钱揣进兜里以后,不耐烦的说:“今天住一晚,明早滚蛋。”
  
      等男人回房以后,妇女擦了把眼泪,“时候不早了,两位去休息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没办法休息。
  
      刚进卧室,外头就传来妇女的哭嚎声,以及酒瓶碰撞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进门反锁以后,秦澜迅速翻找房间,随即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日记,翻开了一会儿后,小声说:“师父,我们遇到的那个姐姐名字叫拉赫曼,今年十七岁。”
  
      “拿给我看。”
  
      我迅速翻阅厚厚日记,希望从中找到拉赫曼的死因,亦或者关于鸣沙村神像的事。
  
      可惜,这两者在日记中都没有任何描述,我只知道一些无关紧要的事。
  
      拉赫曼的母亲拉西姆,是被拐卖来的。
  
      生下拉赫曼以后,就死心塌地的留在这里,在这个家的地位很低,经常被打。
  
      拉赫曼的父亲是个大烟鬼,平时除了喝酒和抽大烟,就是拉皮条做拐卖人口的勾当,对希拉姆母女俩非打即骂。
  
      家里的花销,全靠拉赫曼在骆驼队运输货物,以及希拉姆做皮肉生意维持。
  
      在日记里,拉赫曼将父亲描述成肮脏的猪,残暴的鬣狗,还说父亲打算在她十八岁生日以后,就给她拉皮条,和母亲一样做皮肉生意。
  
      再过半个月满十八岁以后,拉赫曼就准备带着身份证,偷偷从家里逃到内地发展……
  
      最后一页,赫然就是前天的事。
  
      我把日记本收起,不由为拉赫曼感到不公。
  
      从日记里,以及她魂魄为我们指引道路的行为可以看出,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良善之人。
  
      为何这种人,眼看着要摆脱困境时,要遭飞来横祸?
  
      在我看日记的时候,秦澜的小脑袋凑得很近,她眼眶泛红,“这个姐姐太可怜了。师父,我们帮帮她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尽量吧。”
  
      我拉开窗帘,望着双层玻璃外头的昏黄天色,凝重声道:“我能感受到,鸣沙镇有一处奇异的能量,形成结界将这里困住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里存在着近神的大妖,救人倒是其次,你我尤需谨小慎微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门外渗透进一股阴冷气息,从中还混着些许煞气。
  
      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正显示的是午夜十二点,天地间煞气最为浓重之时。
  
      且由于风沙阴气地气混乱斑驳,如果拉赫曼并非死于意外,而是含恨而死,怨气淤结在体内,极易引发尸变!
  
      我将反锁的门打开,给正跪在女儿身旁哭泣的拉西姆递过纸巾。
  
      “谢谢。”
  
      我凝神观察白布下方,赫然发现周遭煞气,正朝着拉赫曼尸体内凝聚,不出半个时辰,必会起尸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