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你不值一提 > 135章 有事

135章 有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上车之后,我还靠在陆行洲的肩膀上,眯着眼睛。
  
      我听到他让司机打开暖风,又紧握住我的手,像是要给我暖一暖。
  
      方才在冷风里站了那么久,我全身是有些凉,不过他应该不知道,只要他一来,我就觉得没那么难受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我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,那一天我参加完顾衍希的婚礼,没跟婆婆一块回家,而是一个人蜷在路边的长椅上。
  
      寒冬腊月的夜晚,我穿的特别单薄,身边的男人像是神祗一样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几乎是想哭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这件事,记不记得曾经对我这样的好。
  
      我抿抿嘴唇,没开口说话,只将心里的翻涌压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之前打电话的时候陆行洲说过要亲自做晚餐,到最后也果然没有食言。
  
      他挽着衬衣的袖口在厨房忙活的时候,我就晃悠悠地在一边观望,偶尔还拿根黄瓜吭哧吭哧地啃咬着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许是觉得我在他身后十分影响他的发挥,好几次让我出去,我自然是不听他的,还故意洋洋得意地冲他挑挑眉,他无奈至极也拿我没办法。
  
      等到他一道道菜做完,我已经用原材料填饱了一半的肚子。
  
      不过到底还是贪吃,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品,我食指大动,恨不得三两下都塞进肚子里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在一边不紧不慢地帮我布菜,见我吃的太快,还递过水让我先喝一口。
  
      “就这么好吃?”他皱了皱眉,大概是觉得我有些夸张。
  
      我“嗯嗯嗯”了好几声,表示那是相当的好吃。
  
      以前我没吃过他做的饭,此时比起菜的味道,还有其他无法言说的种种让我更加满足。
  
      这一顿算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吃的最好的一次,没怎么注意就吃完了一碗饭,还想去填的时候,陆行洲没让。
  
      “晚上不能吃的太多,胃会不舒服。”
  
      我知道他说的对,可就是想吃。
  
      “你好不容易给我做饭吃,我喜欢嘛。就这一回,下不为例。”说着我还眨眨眼睛,撒娇耍赖的意味十足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以前百试百灵的招数,放到现在还是没能成行,我眼睁睁地看着饭碗离我远去,忍不住长叹一声:“填不饱肚子,好生无奈啊。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闻言嘴角抽了抽,我觉得他甚至还想来抽抽我。
  
      意犹未尽地吃完这顿饭,我靠在沙发上心满意足地拍拍自己鼓起来的肚皮,陆行洲就去洗碗收拾。
  
      等他走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换了个姿势趴在沙发上,还殷勤地招呼他过来坐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见此走过来坐下,我便麻溜地爬在了他的腿上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着。
  
      应该是我今天的行为实在有恃无恐,陆行洲这一回也忍不住轻敲了一下我的头,让我适可而止。
  
      我也不觉得疼,还嘻嘻笑了声:“我让你抱着,难道不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好,怎么会不好。”他眼底也都是笑意,低头看向我的时候,我都能瞧见他眼底的光。
  
      我抬起手摸了摸他的侧脸,顿了一下,说:“以后也要这么笑啊,可好看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捉着我的手指吻了吻,哑着嗓音应了声。
  
      临睡前,我洗完澡站在洗手间里吹头发,吹到一半就觉得头昏脑胀的,之后干脆就不吹了,打着呵欠就要回床上睡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像是还有事情要做,衣服还没换下,澡也没洗,他看到我头发半湿着就要躺下,皱着眉过来将我抱起。
  
      我困意上头正难受的呢,双手无意识地推了他一把:“别闹,我好困。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很快倒是松开了手,只是还没等我全然睡过去,他却又折回来,将我的头重新托起。
  
      “被迫”趴在他的腿上吹头发的时候,我迷迷瞪瞪地哼了两声,心想着这男人越来越婆婆妈妈了,竟然还干起了替人吹头发的营生。
  
      要是让别人看到了,还不一定怎么想呢。
  
      不过说实话,他的动作还挺熟练的,没扯疼我,稍有些痒,舒服的很。
  
      终于得到解脱,我三下两下钻回到被子里,全身裹住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还坐在床边,神色淡淡地看着我。
  
      我的睡意暂时消去了不少,大概是现在的气氛恰好,我看着他,想了想便低声问了句:“行洲,过阵子我有点事想离开一段时间,不会太久,可以吗?”
  
      他听完伸手抚了抚我的发顶,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:“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就是夏侯春啦,她要去南方出差,非要拉着我一起,我、我推脱不了……”说着我的底气也慢慢泄掉,这样拙劣的理由,别说陆行洲了,连我自己都没办法说服。
  
      只是他闻言并没有拆穿我,也没断然拒绝,仅仅低下头,在我的头发上吻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先睡吧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很快他起身离开,走出房间的时候轻轻关上了门。
  
      我在昏暗中失神地盯着天花板,在想他刚才的反应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