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你不值一提 > 133章 是命

133章 是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上车之后,陆行洲发动汽车,我则是靠在副驾上眯起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不是我故意不理人,是我的头真的疼的厉害。
  
      看来明天我必须得去医院瞧瞧了,治疗什么的先不说,起码先开点药止止疼吧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或许是看我精神不太好就没再跟我搭话。初冬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,不一会儿我感觉到有些许暖风拂面,想来是有人怕我冷。
  
      切,还挺细心的。
  
      等到车子行驶许久稳稳停住之后,我几乎是第一时间睁开眼睛。
  
      其实我也没睡着,此时看向车窗外的眼神也是清明的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是……”我看着陌生的公寓楼,有些疑惑地问了句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没立刻回答我的话,而是熄火下车,接着绕过车头来替我开了车门。
  
      我很快也下了车,仍仰着头看这二十几层高层建筑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这下也终于对我说道:“我住在这里,你以后也住这。”
  
      以前我们俩结婚之后就直接住在了陆家老宅,起初我也觉得有些不习惯,可是情况特殊,考虑到陆行洲我还是很快适应下来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他现在居然也搬出来住了啊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这实在是小事一桩,多纠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,我对着他笑笑,然后牵起他的手,摇晃几下说道:“好啊,你在哪我就在哪。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的公寓在21层,电梯上行的过程中,我依旧拉着他的手,还偷偷地挠了一下他的手心。
  
      只是身边的男人一直一本正经的,好像对我的撩·拨根本没反应。
  
      由此我不禁挫败,完了完了,过犹不及,我是不是撩过头了。
  
      电梯门打开之后,我垂着头跟在陆行洲的后面,再跟他进了房子。
  
      等到门刚刚被关上,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猛的推到玄关处的墙壁上,再然后,炽热的吻便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很快将我带来的包扔在地上,然后推高我的衣服,吻够嘴唇之后就顺而往下,在我身上处处点火。
  
      而我轻喘着气搂住他的脖子,发觉他的体温也是烫的吓人。
  
      之后一切都乱了,灯没开,在昏暗当中只有两个模糊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往房间走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晚我的身体虽然不舒服极了,却始终没喊停。
  
      有一瞬间我几乎觉得自己像是要窒息,可平复下来,又觉得满心都是畅快和满足。
  
      我还能给他带来快乐,真是太好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第二天天还没大亮我就醒了,发觉身边的男人还没起,于是就撑着胳膊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着他。
  
      实话实说,陆行洲长得真是好看,我自小跟顾衍希一块长大,本来对男人的皮相已经有了相当免疫力了,可是当初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,不得不承认还是被他给惊艳到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表相到底只停留在欣赏的层面,真正让我割舍不下他的原因,是他这个人,他的心。
  
      哪怕那份心根本谈不上真诚热烈,但也足够让我挣脱过去的泥潭,迎接未来的新生活。
  
      而后来我会选择跟他离婚,也绝不是不爱他了,是失望,是自卑,是不甘心。
  
      只是为什么不喜欢我呢行洲?
  
      我其实也是个挺好的姑娘,你要是仔细观察的话,一定会发现我的好。
  
      不过到了现在,我却是又开始庆幸起来,幸好他不喜欢我啊。
  
      或者说,他现在好像慢慢开始喜欢我了,但是喜欢的还不深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话等我真正离开他的时候,他就不会觉得有多伤心了。
  
      何希凉活着的时候,不曾给别人带去过多少欢乐,死去的话,也千万不要留下太多的悲痛和伤怀。
  
      这个世界无论没有了谁都会正常运转,我希望我爱着的人,爱着我的人,在未来都会开开心心地活下去,偶尔有机会追忆过去,也只要记得我存在过就好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陆行洲很快也醒了,看到我之后有些沙哑地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我闻言连忙窝进他的怀里,不让他看到我眼角的泪:“没事,做了个梦。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的手在我的后背轻轻抚着,像是要把我的顾虑和恐惧全都驱散。
  
      我也闭了闭眼睛,心想着之后可得控制好情绪,别动不动哭出来,他这么聪明,会起疑心的。
  
      早餐是陆行洲起来做的,我洗漱完后直接穿着他的一件白衬衫走了出来,赤着脚走到餐桌前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看到我光·裸的脚丫眉头忍不住皱了皱,再然后,他拿着一双棉拖鞋走过来,蹲下·身套在了我的脚上。
  
      “以后记得穿鞋,别这么不注意。”他说着还训诫似的在我的小腿上轻拍了一下,意思是让我上点心。
  
      我则是有恃无恐地朝他扮个鬼脸:“我要是不记得的话你替我穿啊。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无奈地笑出来,拿我是真没办法了。
  
      吃饭的时候我问他今天是不是一整天都要上班,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肯定的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