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你不值一提 > 128章 强迫

128章 强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走进酒店的时候,我瞧着这周围金碧辉煌的所在,真不晓得自己能不能顺利找到陆行洲。
  
      人离开这样一个环境太久,哪怕是觉得似曾相识,却还是免不得有些窘迫。
  
      酒店的工作人员倒是挺热情的,看到我一个人在大厅里踌躇着,还有穿着斯文整洁的人上前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。
  
      我闻言轻轻摇了摇头,捏紧手心里的纸条,终究还是迈开步子去了不远处的电梯口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住的楼层是13楼,我盯着跳跃的红色数字看了许久,直到电梯门打开,才缓缓收回视线。
  
      来的路上我已经想了很多种待会儿见到他的场景,有平和问候的,有矛盾激发的,亦或者是尴尬无比,不说几句就各自逃离。
  
      不过等到真正站定在他的房门前,我却又开始有些害怕起来。
  
      害怕见到他。
  
      近乡情怯,用在这里不算贴切,但心情总有些相通之处。
  
      于是我便在心里嘲笑着自己,何希凉,你真是个胆小鬼啊,以前是,现在更甚。
  
      我长吸一口气,到底还是鼓起勇气摁下了门铃。
  
      铃声响了几秒钟,若是陆行洲在里面的话,肯定会听到。
  
      只是我等了好一会儿,根本没人来开门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结果虽然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但很奇怪的,却让我觉得有些如释重负。
  
      不用见到他了啊。
  
      这样也好,就算是见到了又能说什么呢?
  
      我将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些许的纸条塞回包里,接着转身打算离开。
  
      事态脱离人的控制的时机大概只在电光之间,我被一股巨力拖进房内的时候,脑袋显示一片空白。
  
      直到房门被人狠狠推上,我才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行洲……陆行洲……
  
      陆行洲穿着白衬衫,干净美好的如冬日的雪。
  
      但他一双眼睛却是红的,没有眼泪,只是血红一片。
  
      “一次!只有一次!打电话是一次!敲门也是一次!”陆行洲的手臂压在我的锁骨上,几乎要将我的骨头压断,但他的话却像是一根根的铆钉,钉进了我的骨缝,“何希凉,你能不能有点心!能不能分给我点心!”
  
      他这一通脾气发的,着实是让我好久都反应不过来。
  
      我是做错了什么吗?
  
      给他打的那一次电话,是抛下了我所有的尊严矜持,他那样毫不留情地拒绝,我难道还要恬不知耻地三番两次去纠缠他?
  
      还有刚才,他明明听到了门铃声,却躲在里面一点声音都不出,我离开也是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吗?
  
      我发现事情到了陆行洲这里似乎都颠了个,明明是他阴晴不定在先,现在反而用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来质问我。
  
      没这个道理,没这个道理的陆行洲。
  
      我忍着脖子上的疼痛,开始试着去挣脱他的怀抱。
  
      不过但凡是个男人想制住个女人,这个时候都是不用多花费什么力气就能得逞的。
  
      我被狠狠抵在门后的墙上,发觉自己手脚都动不了,也就不再徒劳地去挣扎。
  
      我将头撇在一边,深吸一口气之后,才勉强稳住声音缓缓道:“陆行洲,这样有意思吗?从南城到伦敦,花了大量的时间金钱,就为了跟我发一顿脾气,这样有意思吗?”
  
      陆行洲听完用手掐住我的下巴,让我的脸面对着他,眼睛也不得不看向他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,我说的不对?”我下颌骨疼着,说话也是含含糊糊的,但呈现的模样应该是无所畏惧的。
  
      此情此景,在这个男人面前,我可不能怂了,不然的话就是认同了他的质问,是我做错了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的眼睛比方才更红了些,其实他真的有双很漂亮的眼睛,漂亮的能让女人见了一眼难忘。
  
      不过被这双眼睛发狠发狂地盯着的时候,美感退了一些,倒是多出几分苍凉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没再跟我说什么,在我以为他会跟我反驳争辩的时候,他只是低头死死咬住了我的嘴唇,接着宽大修长的手掌松开我的下巴,顺而往下,扯开了我的衣领。
  
      在这样的酒店住一天肯定价值不菲,不过待的时间越长越觉得物有所值。
  
      三米宽的大床上倒了两个人还是空荡荡的,我手脚并用往下爬,还没到床沿,就已经被人攥住脚踝拉了回去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使了狠劲儿亲咬我的皮肤,穿来的衣服也三下两下被他除个干净。
  
      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不用多想就能猜到,正因为能猜到,所以才更要逃。
  
      “陆行洲!停下!你他妈给我停下!”
  
      我再装不了方才的冷静从容,比起任人鱼肉,我还是想反抗一回的。
  
      虽然,不管是身上的男人,还是那操蛋的人生,我其实一样都反抗不了。
  
      陆行洲今儿个是打定主意不会放过我了,也打定主意抛去他之前的疏淡矜贵,他拽掉自己的衣服以后,压在我的身上,我们算是坦诚相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