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你不值一提 > 076章 缘分

076章 缘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听完夏侯春的话,我方才还砰乱的心却忽而平静下来。⑤∞八⑤∞八⑤∞读⑤∞书,.←.o≈
  
      即便知道霍南泽有过那般过往,我却好像并没有想像中的排斥和害怕。
  
      夏侯春说完之后摇了一下我的胳膊,似乎要听我的回答。
  
      我想了想转头对她说道:“春春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以后我真的跟霍南泽在一起了,你会阻止我吗?”
  
      夏侯春一听口中的橘子汁差点喷出来:“卧槽,你不会是说真的吧?!”
  
      我见状忍不住笑了一下,拿了张纸巾给她擦了擦嘴角:“我是说如果。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你记得千万要拉住我。”
  
      夏侯春这才惊魂未定地点点头:“吓死我了。放心吧,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往火坑跳,肯定八匹马把你给拉回来!”
  
      我又笑了一下,嗯,哪怕我自己意志不坚定,还有夏侯春呢,她总不会也跟我一样失了理智。
  
      说实话,对于霍南泽开出的“条件”,我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妥协。
  
      他说可以帮顾氏度过难关,现在还好说,真到了濒临崩溃的那天,加上顾衍希的病,难保我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。
  
      我向来都是最傻的那个,这么久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点长进。
  
      夏侯春可能是看到我有些怔愣,于是伸出胳膊捣捣我,示意我回神。
  
      我反应过来之后看向她,忍不住淡淡笑道:“春春,如果我能想的少点就好了,就不必因为一些无谓的事伤脑筋。”
  
      夏侯春闻言一叹:“是啊,我也一直觉得你顾虑的太多,为别人考虑的也太多,所以才把自己搞得这么累。可是希凉,若是你不这样的话,你也就不是你了。你应该不会知道,被你牵挂着的人,该有多幸运,多幸福。”
  
      幸运吗?幸福吗?
  
      我对这句话,显然有些不太相信,因为这些如果都是真的,那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要离我远去,都要把我驱离。
  
      我明明没做错过什么,却偏偏要承受所有的痛苦。
  
      其实我想要的也不多,在我为别人考虑的同时,他们也能对为我着想一点,那样就够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几天后,我接到了陆家律师的电话,对方通知我可以随时办理离婚手续。
  
      我闻言没多犹豫就答应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前两天顾衍希给我找的律师已经帮我拟好了离婚协议,发给陆家那边的律师之后也很快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因而只要办完手续这个婚就算是离完了。
  
      始终是要有个结束的,与其这样拖拖拉拉的夜长梦多,还是趁早解决了吧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下午,我就带着律师跟陆家那边的人见了面。
  
      原本我以为会见到行洲,谁知道直到结束,他都没有现身。
  
      签字的时候,我的手稍顿了一下,然后我抬眼看向陆家的律师道:“离婚的当事人可以不在场吗?”
  
      律师公式化地笑了一下,回答:“陆先生已经把离婚的事宜全权交给了我,本人会代为处理一切。”
  
      哦,是这样,离婚竟然可以是这么简单的事。
  
      我低头将未签完的字写完,在合上协议书的一刹那,我才终于感觉到,自己跟行洲终究是要分开了。
  
      本来我还想跟他好好道个别来着,毕竟我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,又有了这么多的羁绊,哪能是简简单单签一个名字就能将所有都磨灭否定的。
  
      可又想想,或许行洲这样的做法才对,毫不留恋地将过去都割舍掉,总好过藕断丝连的让彼此都没办法得到解脱。
  
      不过我真的没想纠缠他啊,我只是想跟他面对面地说一句,行洲,不管怎么样,以后你一定要幸福。
  
      而我呢,我也会努力地去幸福。
  
      不管曾经的你对我隐瞒和欺骗过什么,我其实从来不怪你,因为从认识你开始,到嫁给你这么多年,你从没让我受过什么委屈,最多是我自作多情地将一些事情承担下来。
  
      可是这样的话我却是没有机会说出口了,在所有的一切画下句点的现在,行洲没有出现,而我的那些话也终究会腐烂到骨子里。
  
      也罢,就算说不出来,也不代表我会改变心意,大不了未来在某一个安身的角落,默默为他祝愿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还有,我也会为自己祝愿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走出大楼的时候,我第一时间接到了顾衍希的电话。
  
      对于他怎么把时间点掐的如此准时这件事,我其实并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站在我身边的律师就是他请过来的,他要是想知道什么,根本不必通过我就能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我很快接通电话。
  
      “都办完了?”他言简意赅,又明知故问地问了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