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爱你不值一提 > 056章 随心

056章 随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在发型师替我将及腰的长发剪掉时,我听到夏侯春在旁边不住地痛呼:“你这头发可留了两年多了吧,这么咔嚓一剪子下去,真是心疼死了!”
  
      而我看着一地的乌发,心里倒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。▲≥八▲≥八▲≥读▲≥书,.√.≧o
  
      就像夏侯春说的,心疼会有,但好似还有些解脱和释然。
  
      原本留长发的初衷,只是为了讨某个人的喜欢。
  
      以前还在顾家的时候,我怕麻烦总是把头发修的短短的,有时候心血来潮甚至都会去剪个齐耳发型。
  
      直到后来遇到行洲,他说了一次比较喜欢长发之后,我就偷偷地将头发留起来,再没剪过。
  
      最后发型师将我的头发剪到齐肩的位置,又烫了个内扣小卷,而且在征得我的同意下,还特地修出了薄薄的刘海。
  
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之后,走出去时间已经很晚了。
  
      而刚才还一脸可惜的夏侯春也已经全然变了脸色,直夸我的新发型好看。
  
      “哇塞,真的太减龄了!陆太太,啊不,何小姐,你现在就像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,萌萌哒的真可爱!”她做托腮状在我面前夸张地称赞,弄得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打趣我还是说真话。
  
      我摸了摸耳边的头发,其实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小后悔,刚才看到镜中的自己时,我也觉得是不是弄的有点太年轻化,毕竟明天还要去上班,让下面的人看到他们会怎么想。
  
      我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之后,夏侯春一脸无奈地看着我:“你又不是四五十了去扮嫩,你今年才二十六好不好二十六!我的天,你这老古董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啊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觉得这发型真的可以?”
  
      “可以可以,没什么比这更可以的了!相信我,别人看到之后只会像我一样直犯花痴,美丽的陆太太!”
  
      她这说话的方式我早就习惯了,也习惯她的话五分真五分假,所以也没太去纠结。而且纠结了也没什么用,都已经这个模样了。
  
      将夏侯春送回家之后,我看了眼时间,已经过了十点。
  
      以前我从来没这么晚回去过,更别说还是为了私事。
  
      开车的时候我有些急躁,特别是等红灯时。
  
  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一通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没有,这份焦躁便更甚。
  
  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回到陆家,我看到房子里大部分的灯都已经熄灭了,剩下的应该就是一两个佣人还没睡。
  
      我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,尽量放轻声音,然后径直上了楼。
  
  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我以为行洲一定是睡了,可当我打开房门之后,就听到昏暗当中淡淡传来一句:“你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我闻声有些意外,也受到了些惊吓,不过很快平静下来,打开了房间的灯,然后低声应道:“你还没睡啊?”
  
      行洲已经坐起身,穿着灰色睡衣的他此刻看上去的确有些困意,额前的头发也有些稍乱。
  
      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问道:“剪头发了?”
  
      我将大衣脱下来,接着摸着头发轻笑了一声:“是啊,换了个新发型,觉得好看吗?”
  
      问出来之后我就有些后悔了,行洲喜欢的是长发,看到我剪短不生气就算好的了,怎么还会觉得好看。
  
      我有些尴尬地吸了口气,解释了句:“其实原先的长发也挺好的,就是打理着有点麻烦。最近公司事情多,等忙过这一阵,清闲下来我再继续留长。”
  
      行洲闻言静默了会儿,继而摆摆手,示意我过去。
  
      我走到床边坐下,离他的距离很近。
  
      他什么话都没说,突然伸出手摸向我的头发,我一惊,下意识地避了避。
  
      行洲的手也因此停住,空气当中立刻弥漫着一种微妙的气氛。
  
      我反应过来之后便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有些过激了。以前我总喜欢趴在行洲的膝上和肩膀上,他也经常会轻轻地抚弄着我的头发,这几乎已经是我们之间惯常相处时情景。
  
      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样的动作就很少出现了,因而此刻我的第一反应不是迎上去,而是侧身躲闪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我有些不安地看向行洲,心里想着他会不会因此产生什么误会。
  
      我跟他之间慢慢多了疏远和陌生,这几乎是潜移默化和不可避免的。
  
      虽然在这之前,我曾很多次地告诉自己,既然已经决定了留在行洲的身边,那就努力回到从前的自己。
  
      哪怕知道了些什么,也装作不知道。哪怕在意些什么,也装作不在意。
  
      可是人的大脑可以操控任何东西,却唯独操控不了一颗心。
  
      我看到行洲时没了最开始那种全心的信赖和依靠,因而也就无法再跟他毫无顾忌地接触拥抱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