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九品九道 > 第135章 真姻缘

第135章 真姻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王大石听了大福左的劝言,觉得此话有理,但是那两只黑色的影子仍然埋在心头,挥之不去。按照常理来说,公蜘蛛死去,精魂当时就应该离开尸体,为什么母蜘蛛精会移出两只黑影子呢?
  一直没有想透彻,王大石似乎才发觉自己的脑袋本不聪明,危险当即,还思前想后的干嘛,当下觉得斩杀蜘蛛精最是要紧。
  不过,刚才缠斗了这么久,也没把母蜘蛛精怎么样。王大石想换个把式瞧瞧,他知道鬼怪精邪惧怕符咒,当下横过利剑,划破中指,用嘴吸取冒出的鲜血。
  刚才从母蜘蛛身上移出的两只黑色的影子都是在树梢跟前消失不见,想必精魂借助这棵树藏匿起来。王大石伸出利剑,猛地插入树心,“噗”的一声,把鲜血喷在树上,接着从身上掏出一只符纸,粘贴树干,口诵灭杀咒语,顿时符纸显灵,飘飘而起,发出一道亮光,在树梢之后消失灰灭。就在这时只听“嗷——”的一声嘶喊,一只黑影子落在地上,归入尘土。
  明明是两只影子,此时却只落地一只。王大石有些不知所措,他想是不是自己的修行不够深,没有撼动另外一只精魂?若是反扑过来,想必不会饶人。
  王大石正自担心,就在这时,树干晃了一下,偌大的斜杈应声而断,砸落下来。王大石赶紧躲在一边,拔剑护身。说时迟,那时快,一只黑色影子冲出来,如同一缕清风,飘飘忽忽,绕着剑刃翻来覆去。黑影子突然伸出两只爪子朝王大石抓过去,王大石来不及躲开,只觉一阵刺骨的寒凉袭入身体,双爪如同冰尖扎在体内,每一根骨骼似被铁链紧锁。这时,他胸口的那块玉珏也冰寒入骨。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寒冷,瞬间身子已被冰硬,无法动弹。
  黑影之爪入体之后,精魂好似埋入了王大石的体内,使得他痛苦恐惧,难以自持。不过,这些都没被别人发现,即便是土葬派的一派之主南阳先生也未曾察觉。
  王大石没有办法抵御,神情晦暗。
  这时,风游僧似乎察觉情况不妙,即便如此,也难以相救。
  王大石知道精魂已经深陷自己的躯体正和自己拼斗,他此时很冷很冷,唯一所想的便是使自己的身子变暖。不过,想达到这样的愿望,自是难于上青天了,因为自身的阴毒已经使得全身僵直无力。
  记得之前,每次驱动驱灵咒时,白胡须青年在脑海中幻出或是从身体中缓缓祭出,浑身之经脉产生股股暖流,在体内不停地游动,这种古怪的现象一直会持续,直到驱灵咒停止,白胡须青年渐渐消失之后,那股暖流才会渐渐地轻消,身体在这时候也会归复平常。除此之外,王大石深深地记得曾经在乡土派的清风山禁区,吃下那株缨子植物时,身体也出现过温暖的现象;练习《周天循环经》时,身体中也会微微地发暖。只是,这些暖身现象已经很早没有出现过,当初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直至现在也不知道。
  这时,王大石体内如被冰封,眼睛如同结了冰花,视围逐渐缩小,视线已经模糊不清。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,没有办法可以拯救自己。此时他唯一所想的就是念动驱灵咒,因为念动它时,白胡须青年便会祭出来,身体或许会暖和一些,或许只这样才能拯救自己的生命。
  王大石感觉到阴寒正自向上升腾,眼耳鼻喉已被冻僵,此刻想张开嘴巴念动驱灵咒也是不能,更可怕的是,阴寒之影渐渐侵蚀自己的意识,若是自己没有了意识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,直托托落了个僵尸。
  他默默地在脑海之中念起驱灵咒,只是这次非常地艰难,并不像如初那般,张开嘴巴一念之间身体便有了动静接着白胡须青年就会祭出来。
  王大石刚刚念起,黑影在体内游走冲撞,经络如被气冲,肌肉与骨骼好似在摩擦,发出奇异的痛。他忍着痛苦,抗争着,他知道自己不能死,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他要坚强。一阵撕心裂肉般的疼痛过后,他的身体有了动静,渐渐地丹田之处温热起来,正气随着经脉游走全身,那长着白胡须的青年也从身体之中慢慢地向外挺,最后终于突破层层障碍,飘飘而出。接着一道道光线大放,华光峥嵘璀璨,冲破黑色之影凝结的冰寒,只听“碰——”的一声,黑色影子灰飞烟灭。
  张道长修炼驱灵咒长达三十余年才能驾驭鬼邪。驱灵咒有八道层级,每过一级都难于上青天,修炼之前有神悟期,所谓神悟期,就是考察学习者是否能够与仙神意合,是否具备学习驱驭的禀赋。王大石仅是学会咒语咒文的背诵和念叨,一个层级都没曾学过,便被张道长邀出正一道教,他对驱灵咒没下更多的心思,根本驾驭不了任何,恰恰世间奇怪的事情百出,当他每唤起驱灵咒,体内就会生出白胡须青年一般的物事来。他曾经在乡土派的清风山见过闪着白花花光亮影子的胡须青年,却不知道怎么会在自己的身上出现。如此诸多奇怪事例,委实让他无法理解。他只有默默地承受着,就像平日里头所受的屈辱,只有默默地接受,深埋心底,与他人无知。
  这时他屏住呼吸,忍住寒凉侵袭的痛苦,仔细地感知身子的变化,耳目鼻喉开始有了知觉。他继续默念起驱灵咒,过了一会,感觉头脑一阵麻木,瞬间什么也不知道,意识之中,身体的五脏六腑、奇经八脉穴位冒出腾腾暖流,逼出黑色的烟气,两股气体在半空之中相互混杂攻峙,变成暗暗的灰色,化为乌有。王大石感知身子渐渐暖和起来,十分地舒适。
  白胡须青年即刻间消散了黑色的影子,逼出了王大石体内的邪气,之后,它渐渐发亮,一丝一缕,脉络清晰可见。王大石似乎比之前更加清醒,怔怔地看着它那一丝一缕,他要看个究竟,想分辨出它终究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总离不开自己的身体,等他彻底醒过来,面前所呈现的只不过是树杈的分枝而已。
  “驱灵咒念起时,我清醒地看着它,白胡须人形的青年怪物绝不是自己的幻想!怎么,怎么……唉——”
  王大石哀哀一叹,不知道这是为何,脑痛的很,遗憾的很。他默默地想道:“唉,它究竟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会这样,下次我一定看清楚它!”
  就这样想着,他感觉到怀中那块玉珏恢复了温润。
  大福右在边上嚷着:“王大石,你,你在干什么,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,咱们还不知道,你也就是捞点小鱼喂只小猫的功底子!……”
  王大石一怔,心想:“啊?刚才身体之内经历了生死的变化,还有白胡须青年,他们,他们都没有发现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